橙色土星'ORSA

嗨 这里豆泡 感谢喜欢
日圈 GENERATIONS from EXLIE TRIBE 片兰双吹/ Hey! Say! Jump慧圭担
全职/APH/宝石之国/梦100/王者荣耀

听说荣耀有了国家队(二)

春风十里夜良辰

2、队宠得了狂躁症怎么办,在线等,急!


唐昊和孙翔目前还不知道的事情:自从“日天”梗之后,他们俩就成了全队默认的队宠。


就是那种没事儿爱撩两下,炸了毛之后也不觉得那么扎手了居然还能看出点儿萌劲来的“队宠”!

天可怜见,如果唐昊和孙翔知道在一众不正经的前辈大神们心里自己是这么个定位的话,荣耀国家队明令禁止的真人PK可能就要天天上演了。

不过说真的,即使不知道这么个事情,唐昊最近也非常暴躁,暴躁到让人仿佛能看见他周身迸发着无数的小火星儿。从来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方锐表示,有一次他看见叶修摸遍了口袋之后摇头叹气,叼着那根硕果仅存的烟就想往唐昊身上凑。

由此便可见唐昊已然快到了要炸的地步。

用室友孙翔的话来说:“噢,唐昊啊?我估计他得狂躁症了吧。”

然后在所有人抽动的嘴角里,唐昊居然默认了这个回答。从此一副“我狂躁我怕谁”的样子,照例在团队战里一挑五,永远冲锋在濒挂的最前沿。

被勒令不准线下调戏小朋友的叶修继续叼着烟对张新杰做无辜脸:“我说新杰啊,禁止训练外‘大强度对抗’的是你,现在让我想办法拉住这脱了缰的野马的也是你,使唤哥真是怎么顺手怎么来啊。朝令夕改可不好。”

张新杰推推眼镜:“叶领队的意思是你对此束手无策?”

“束着手当然就没办法了,不过……”叶修嘴角的烟抖了抖,“要是你批准我和这小子打个痛快,或者能让沐橙赶紧把我的烟和打火机物归原主,再顺便让霸气雄图帮我们兴欣抢几个boss,说不定我这双手就突然获得解放了呢?”

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考虑了一下,回答道:“就目前的事实来说,我认为唐昊的手要比叶领队你的手重要很多,国家队所有人的健康和意愿也高于你个人的生活需要;最后,我们现在谈的是国家队的事,你却让我用霸图的利益来做交换,叶领队,你这算盘也是怎么顺手怎么打不是吗?”

叶修举手投降:“小张啊,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全联盟就你能和老韩搭伙这么久了,两个玩笑绝缘体凑一起可不就剩下干正经事了么?”

“这个结论叶领队你在第七赛季、第九赛季夏休期以及第十赛季的时候都有提到过,我觉得我没办法对过气笑料做出‘哈哈哈’的表情来进行附和。”

叶修看着张新杰努力做出的一闪而逝的“哈哈”脸,觉得整个人都好不了了:“服了你了新杰,你不就是要治唐昊这‘狂躁症’吗?他这跟孙翔那天马行空的脑子一样是胎里病,痼疾。要治怕是还得…………”

张新杰听完之后足足盯着叶修看了有十秒,然后给了三个字的评价:“心真脏。”

叶修彻底被这位荣耀战术大师气笑了。


唐昊这会儿正在健身房挥洒汗水,孙翔说糖糕你不在屋里太冷清了没事儿你练你的我就坐旁边看看,然后开始跟唐昊天南地北地瞎扯。

唐昊一脸冷峻地盯着跑步机上快速跳动的数字。他现在已经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做着“孙翔你说我哪里得罪了你我改还不行吗”的美梦了,毕竟让孙翔放弃喊他“日天”已经花掉了他下半辈子大部分的说话欲望,所以他连“糖糕”这个新外号都已经懒得吐槽。

爱叫不叫呗。我跟这个人是不一样的。

虽然唐昊心里清楚,在很多人眼里他和孙翔往往会被归为一类人:年少成名,实力强悍;在大神如林的国家队里也能占有一席之地,运气简直可以领先远古前辈张佳乐四个字母……可即使这样,唐昊也依然坚持,他和孙翔就是不一样,完全没有共同点的那种不一样!

孙翔七赛季出道,在小小的越云光芒四射甚至引起了豪门嘉世的关注被挖去接手神级账号一叶之秋,那个时候,他在坐冷板凳;孙翔带着一叶之秋横冲直撞第八赛季,那个时候,他还在坐冷板凳;及至到了那一年的全明星赛,孙翔几乎成了公认的新一代大神完全不必走新秀挑战这么一道程序的时候,他对前第一流氓林敬言放话“以下克上”取了胜,却背着“年少轻狂不尊重前辈”的锅直到现在……

所以他和孙翔这二货哪里一样了?嘉世倒了,错有陶轩担着,轮回连人带账号大手笔把孙翔接了过去,一进队就是和王牌周泽楷搭档的待遇,比起他转会呼啸一步步从零开始又如何?轮回全队上下对孙翔简直就是神宠,放养得他退了荣耀就是个别出心裁的二百五,跟自己劳心劳力在呼啸转变全队画风比又怎么样?更不用说孙翔第九赛季还在挑战赛沉沦,第十赛季时却已经杀进了总决赛,而自己直到现在连季后赛的门槛都没摸到,这命运,这人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俩放一起谁才像是作者亲生的好不好。

所以说,他跟孙翔真的不一样啊不一样!

孙翔的刚猛是战斗风格,所以他去了轮回,调整好之后打配合打掩护甚至玩儿心脏都没问题;可他唐昊的刚猛,以下克上,就是他整个人全部的精神风貌所在了,他的更强更硬早就作为信念已经深入骨髓。别说玩儿猥琐,就是战术他都只点了直白的人盯人技能,团队战里,除了冲冲冲,他总不能像个远程一样退出战斗中心吧?!

所以只能永不退缩,妈的谁敢拦老子老子一爪子就给他废了!

没注意到唐昊跑着跑着已经把自己陷入新一轮狂躁怪圈的孙翔还在那里叽咕叽咕。从前在嘉世有肖时钦惯着他,轮回里周泽楷是没话说的好听众,副队江波涛总是对他笑眯眯,剩下的人也是对逗着他开心乐此不疲,于是孙翔在实力突飞猛进的同时,荣耀外的双商也呈指数下降,差不多可以和唐昊成为天敌了。

“……糖糕你听见了吗?我说你跑慢点行不行,这喘气喘得有点吓人啊。诶,糖糕,糖糕……”

孙翔刚啰嗦完,唐昊就瘫着身子往下出溜,幸亏职业选手反应敏捷,唐昊摁下了停止键,孙翔接住了唐昊。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瞪成了一对儿王杰希。

这时候王杰希正好进了健身房,他对着眼前这副“怀中抱汉”的景象没有任何不良反应,稍大的那只眼睛里更是透着前所未有的平静:“唐昊,喻队张副找你。”

一语惊醒懵中人。唐昊推开孙翔,抹了把汗,拖着还有点软的腿朝外走:“帮我跟队长他们说一声,我一会儿就到。”

“谁?我吗?”孙翔看看唐昊的背影又看看王杰希,这位前辈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于是孙翔一脸着急地抓住王杰希问:“可是就糖糕这样的万一洗澡洗晕过去了怎么办?”

怎么办,难道你还想帮他洗不成?

爽直的B市爷们儿王杰希终于表情裂了一裂。


等唐昊收拾完进了训练室,训练室里除了说好的喻文州张新杰,还多了许多探头探脑的猥琐人士,至于孙翔,更是大大咧咧地往他身边一站,仿佛真跟他好成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就算我们俩认识有那么几年了,但真熟到要勾肩搭背的地步了吗?

唐昊面无表情地拂开孙翔的手,径直走到两位队长跟前,声音有些低沉:“找我有什么事?”

某个讨论组正在疯狂地刷刷刷。

“是这样的唐昊,鉴于你集训以来的状态,我们想对你做一次简单的心理上的疏导,”喻文州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你也不要有什么负担,放松心情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这次成绩不算在集训考核里面。”

唐昊愣了愣,孙翔帮他问了出来:“不是疏导吗。怎么还打啊?”

“年轻人,宣泄宣泄就是疏导了。我们打电竞的,有什么来发JJC,恩怨情仇还有什么过不去?”

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叶修插了句嘴。

这时讨论组里忽然蹦出一句题外话:就这位拉的仇恨,得把JJC打穿了才能一笑泯恩仇吧?

+1

+2

……

+10086

好了,这真的是题外话。

但是唐昊果然也和讨论组想到了一块儿,他用不断握紧又松开的拳头表示了怀疑。

叶修毫无自觉地继续建立新仇恨:“噢,但是你放心,我不和你打。文州他们不让,怕一下子没控制好就真把疏导变成添堵了。这次上的是我们王杰希大大。魔术师,王不留行,微草老字号!”

黄少天在讨论组里刷了一屏的“笑cry”。方锐直接把他给踢了出去。

王不留行治痛经,叶修这张嘴真是黑啊!

问题在于王杰希也在讨论组里,黄少天这样做太容易转移仇恨了,被四期分别私聊嘲笑了一通之后,苏沐橙才让方锐把他给拉了回来。

此时叶修已然被王杰希的血轮眼轮了一万点的血,就是两位队宠不够心脏,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唐昊就已经摸着他的唐三打坐在电脑前。插卡,登陆,集训专用JJC,角色刷新……然后,还没等唐昊往前冲,王不留行已经飞出了他的视线。

第一局,可怜唐三打跟了前后两代主人,纵横流氓界,结果被活生生地放了回风筝,磨到一层血皮才近了身,给了一爪子之后迅速被扫把旋风扫光碎了一地的自尊心。

再来。唐昊黑着一张脸直接用行动表示了这两个字,前面几道相同的程序过后,他没给王不留行飞的机会直接就贴了身。

王杰希丝毫不为所动地操纵着他的魔道学者跟一个流氓玩儿肉搏,然后就在唐昊正搏得热血沸腾的时候,一个熔岩烧瓶抛出去把唐三打轰了个外焦里嫩,施施然又跨上他的灭绝星辰升空了。

孙翔没忍住卧槽了一声,唐昊一口牙简直要咬碎:这能说王杰希不厚道吗?当然不能,分明是自己太蠢,跟一个魔道学者肉搏居然毫无警觉,天真纯洁地以为两个人准备肉搏到死,现在被打得抱头鼠窜了,怪谁?

第二局,唐三打简直比上一次还要死不瞑目。

接下去是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唐三打每次都在魔道学者诸般正直的调戏中迎面而上,仆身而亡。

连一直对唐昊感情复杂的方锐都看不下去了,在讨论组里吐槽道:王杰希大大这是在教做人吗?分明是想让小糖糕后悔做人啊。

李轩吐:你果然猥琐,喊人家小糖糕不能更恶心。

张佳乐:想当年我最多也只叫过小糖糕昊昊……

黄少天:就是就是就是,倚老卖老一边嫌弃人家孙翔起的外号一边自己小糖糕叫得比谁都欢,你说你是不是忘了你们家林敬言大大准备别抱琵琶了?

方锐惊:我天黄少你是真懂“别抱琵琶”什么意思还是随口胡说的啊?

肖时钦:然而黄少其实并不关心这个,他的重点在你和林敬言前辈还有小糖糕的恩怨情仇。

楚云秀:不行这些人真是太污了,沐沐我们还是看小糖糕吧。

苏沐橙:这么看来小糖糕意外萌O(∩_∩)O~

周泽楷:看糖糕。

周泽楷:手滑。

方锐:Σ( ° △ °|||)︴周泽楷你还解释个毛线啊!承认了吧你们这群猥琐的前辈们,分明都想叫两声小糖糕过瘾。我真是比窦娥还冤。


真.比窦娥冤的唐昊在一次一分钟以内完全莫名其妙的意外身亡后,撑着那张崩溃脸停下了JJC上缴自尊之旅。

王杰希看着他那样子,问了一句:“还狂躁吗?”

唐昊抬头,眼神里茫然多过曾经的桀骜,他张了张嘴,没说话。

于是王杰希又问孙翔:“你觉得他是狂躁症?”

孙翔不大确定地点点头:“就他那副打打杀杀的样子,不是狂躁症还能是什么。”

“是末日狂想症。”

“什么玩意儿?”孙翔吓得感觉唐昊果然还是“唐日天”,得个病都炫酷狂叼。

“所谓狂躁症,”王杰希解释,“症状表现为患者在一定时间内觉得自己非常优秀,头脑清明、思路敏捷,上天可摘星,下海能捞月,几乎无所不能。唐昊,我就问问你自从开始集训,有觉得自己脑子好使过吗?”

唐昊屈辱地摇摇头。非但没有,他还每天觉得自己神经紧绷,年轻气盛却在状态下滑。

“这不就对了。刚才的第二局,完全不去考虑对手的角色只顾往前冲;第五局,迎着我的星星射线往前冲;第六局,踩着我的熔岩往前冲……唐昊,你冲冲冲,是怕后面有鬼呢,还是怕有人会把你扔下?”

唐昊被王杰希说破了心事,内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心酸苦楚,往常他看不上的矫情都一次争先恐后冒了个够。

谁知王杰希话锋一转道:“所以就你这目前的智力判断力,也好意思说是狂躁症——末日狂想还差不多,也就是个快疯的样子。”

刹那间,唐昊心里的种种都不复存在,他很想抛开前后辈的身份把王杰希好好揍一顿。

然后王杰希的画风又变:“可是从来没人逼你疯,是你自己不放过你自己。个人风格强硬从来都没错,错的是你认为这不可改不可调整。你以为在犯罪组合出现之前林敬言是怎么驾驭唐三打的?你以为孙翔融进轮回是靠轮回配合他?就算是兴欣的乔一帆,换了刺客打阵鬼,他也照样用刺客的招数拖得孙翔都要手忙脚乱,你是比一个差点要被战队放弃的选手还要软弱、经不起改变吗?”

振聋发聩啊!黄少天继续用感叹号刷了一屏,方锐差点又要踢他出去。

这时候王杰希笑了。甚少见王杰希这么笑的诸位大神瞬间恍恍惚惚,方锐一下子就忘了踢人的事。王杰希是这样笑的:“当然了,你要是觉得自己的价值只在此,不想改变,那我就治不好你了。毕竟我也不是靠一个人用魔术师打法拿了两冠的,我们俩经验不对口。”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方锐已经没有力气计较黄少天这低水准的刷屏了,他已经被王杰希一波三折的“治疗方法”给彻底征服,好想跪着唱歌怎么办?

唐昊死死地咬着嘴唇。他眼里只见一个带着笑的王杰希,又或者只见王杰希的一个笑,是嘲讽还是鼓励?唐昊想:去他妈的嘲讽,去他妈的鼓励,比起拿冠军——世界冠军也好,联盟冠军也好——这些东西都算个蛋啊!自己以前都在纠结些什么?

唐昊终于开口:“我从来不懂什么是半途而废。”

喻文州和张新杰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黄少天在讨论组里总结:唐昊这是挑着流氓的场子,怀了一颗拳皇的心啊。艾特张新杰——霸图,你们怕了吗?

张新杰:少天,你说我把这话发给老韩看一眼怎么样?

黄少天瞬间站起身,东张西望了一把,吼道:“老叶,你别以为披着张新杰的马甲我就认不出你来了。

喻文州笑:“少天?”

黄少天又瞬间坐了回去。叶修冲他晃晃手机,黄少天冲他比了个“不要脸”的手势。

叶修完全没看到。因为他晃着手机站了起来,走到唐昊身边拍拍他(不出所料被瞪了,唐昊孙翔双人瞪),再晃到王杰希身边,搂着王杰希的肩与有荣焉:“我看某些人一开始怀疑我们王杰希大大的本事啊。”

“什么王不留行治痛经……”叶修拿着张新杰的手机讨论组里上下翻得熟练,“某些人思想不要那么龌龊好不好。我从到尾哪句话提到这个了?我说什么?我说王杰希魔术师,微草老字号。你们看他劝人的功夫是不是出神入化?微草老字号又是什么,是老中医!”

他环视周围一眼,那根被翻来覆去叼着的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挂在嘴角:

“你们这些大神啊,难道从来都没听说过‘老中医专治不服’么?”


………………………………………………………………


荣耀国家队集训的又一天。这一天里,叶领队也在锲而不舍地作死刷仇恨呢。


评论
热度(78)

© 橙色土星'OR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