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土星'ORSA

无端抒情的追星狗

【黑塔利亚】Christmas

先偷跑一篇APH

*前面的话有点多 可直接略过看正文
*第一次写APH 其实不算啦只是想写写我诺的日常 挪厨请抱紧我 可能以后的APH相关也会以诺为中心
*挪/威——Noah  挪/威性转——Veronica
*性转是妹妹设定
*私设和ooc多到不算同人 但是我好喜欢这篇
*给我可爱的双生的生贺x虽然还在明年
*取名废 怂 不是我的锅
*真实的文风 其实就是喜欢写这种没情节的小片段




「Christmas」

Noah午睡醒后看向窗外,是意料之中的夜幕将至。冬天了嘛,又是在高纬度,没办法。Noah没有抱怨,裹上围巾就出了门。

Noah没有特别想去哪,只是想上街走走。Veronica去参加北欧节日聚会了,晚点才会回来。在高纬度地区的冬天想避免下雪是不可能的,奥斯陆也不例外,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雪,雪地中的脚印依稀可以数清,可见人并不是很多。街道旁的人家在清扫门前雪,而孩子们把它当作玩具。

Noah停下脚步望向天空,记忆中这样的场景出现过很多次了,下雪如家常便饭。灰白的天空只能由云层的厚度来决定颜色的深浅,白得有些刺眼的雪花并没有安分地直线下落,而是因为浮力在空中胡乱飞舞着。Noah用力哈了一口气,一团白雾模糊了视线,但很快消失不见。

“嘶——”一股寒流拂过,Noah感觉有些冷,不禁缩了缩脖子,应该再戴个帽子就好了,Noah想着,一边取下十字发夹重新整理了一下左边被吹散的碎发,再重新夹好,漂浮的呆毛也跟着动了动。

“往市政厅和港口那边走走吧,”Noah这么想着,“也许那边会热闹一点。”

即使人不多,Noah也不会感到不适应,而是很舒适,也许是很久以前就开始的习惯,当他存在于这片看似远离尘世的清净之地时,就注定了他现在的性格。Noah想起了他南方的没有什么交集的朋友安东,“真是超级热情的一个人啊……也许是因为在南方?总之,像太阳一样。”Noah向来对太阳没有什么感觉,在奥斯陆晴天并不多见,而即便是晴天,太阳看起来也是那么遥不可及。人们依旧穿着棉衣。相比于晴天,Noah更愿意呆在卑尔根享受他的雨天。

黑夜渐渐浓厚了起来,市政厅这边的节日氛围明显更加强烈,两旁很多店铺都投出橘色的光,在黑夜和雪的作用下更让人觉得温暖,音响中流淌着轻缓的旋律,Noah一个人走在街上,反倒显得有些孤单。

远处想起了教堂的钟声,Noah快步向那边走去。

教堂里的人不多,有几个穿着长袍的教徒正并排唱颂者赞歌。Noah坐在了后排的位置上,为新的一年开始祈祷。又是一年了,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很短很短的一段时间而已,而对有些人来说,这一年可以很长很长。

过了很久,Noah才结束了祷告,站起身时竟有点恍惚,他抬手看了看表,4:37,Veronica那边应该已经结束了,他也应该回去了。于是习惯性的缩缩脖子,Noah转身走出了教堂。

外边的黑夜厚重的压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下午四点半便显出午夜的景象,Noah来时路两旁的店铺,大多都已关门,人们早早的回家,却无人入睡。北欧的冬天总是让人觉得无聊,特别是在夜晚。

Noah到家时,沙发里正窝着一个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的看书的女孩,金色的长发垂至腰间,发尾有些卷曲,穿着一件米色的针织衫和呢子大衣。和Noah一样,她的发间也有一枚十字发夹。

“Veronica.”Noah一边取下围巾,一边走过去问到,“北欧节日聚会怎么样?”

“嗯?”Veronica放下书,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说,“还不就是那样,没什么新意,丁马克吵得很,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贝瓦今天话有些多了。到是你,下午又出门了?”

“嗯,去了教堂,还有市政厅和港口那边。”Noah一边说着,一边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两个包装精致的苹果,“喏,平安果,给你一个。”

Veronica接了过去,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明天去趟特隆赫姆吧,我想他了。”

Noah点点头,他知道她指的是奥拉夫二世,那位永恒的王。

“晚上早点睡吧,圣诞节快乐。”Noah轻声说道。

<圣诞快乐。>
<Merry Christmas>

                                             -END-
                                          2015.10.29


评论
热度(4)

© 橙色土星'ORSA | Powered by LOFTER